站在更高维看

刘慈欣:科幻小说严格来说是大众类型的文学,它不是面向科学家的,也不是面向高端的读者群的。我不怕他看了之后挑出一大堆的漏洞,这个是不可避免的,漏洞太多了。你到科幻里面挑漏洞,算是来对地方了。科幻小说绝对不是写给科学家看的,更不是写给同一个专业的科学家看的。我觉得小说能作为一个引导程序,把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现代科学的内容和现代科学展现的世界观上面来。但是如果人们想真正得到比较准确的知识和比较准确的现代科学的内容,还要靠科学家来进一步地工作,就是进一步地写出面向大众的科学传播着作。

图片 1

李淼:我觉得他首先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你看他今天穿得已经是比较好的了,平常更邋遢。我跟大刘完全相反,我现在越来越讲究,不知道是缺点还是优点,反正每个人都不一样,从这点我就觉得大刘是非常单纯的人,包括他看电影、看小说,涉猎都比我深和广,另外我觉得大刘对人比较直率,当然跟他为人单纯也有关系,他有什么说什么,有时候记者问他我还打打马虎眼,他就是直说。私下聊天他也是这样的。我跟大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我们俩都喜欢运动,大刘每天要跑十几公里,我大概坚持了两三个月每天跑十几公里,但是最近我不怎么跑,因为我开始在家健身了,举哑铃之类的。这点是我跟大刘相同的地方。

文末有福利~

当年,李淼在书中也写下了不少预言,例如“人类极有可能在2015年探测到引力波,探测仪器是位于美国的两台引力波激光干涉仪——LIGO”,如今都已经纷纷实现。博集天卷为此推出了新版《三体中的物理学》,在内容上依据最新科研成果为本书做了全面修订,李淼也在书中写下了不少新的“神预言”,它们都将会实现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3年,当物理学家李淼第一次在微博上吐槽了几句《三体》当中的物理学问题的时候,他没有料到这件事给了他多大麻烦:众多《三体》粉丝纷纷涌到他的微博下面……要求他继续写下去。于是,这本硬核科普读物由此诞生。而一位“根正苗红”的理论物理学家,生生混成了科幻圈的大红人。

李淼、刘慈欣对谈——站在更高维看《三体》

主持人:我们也衷心希望像李淼老师这样的偶像级、明星级的科学家越来越多,也祝愿像大刘和李老师这种“好基友”也越来越多。

李淼:我觉得还是探索各种可能性,特别是现代物理学,因为大刘对现代物理学特别熟悉,这也是令人吃惊的一点,就是他想探索现代物理学给我们未来提供的可能性。而这个恰恰是大刘写科幻的主要目的,因为我还是比较了解大刘的,通过阅读他的小说和跟他的私下交往,我觉得他的科幻文学重点不在文学,而是在可能性,这个我觉得是最重要的。

刘慈欣:差别很大。传统的科学家我也见过很多,可能是由我们传统的理科、文科分科造成的,总的感觉是欠缺某些灵气。我认为在任何一个领域要想取得突破,特别在很前沿的基础科学领域,你只专注于这个领域本身是很困难的,你需要在哲学、文化等更多领域有更广的视野。这样的科学家在国内以前是不多的,但是说实话近年来渐渐地开始变多了。所以说我相信像李老师这样的科学家可能以后在中国的科学界会慢慢地多起来,他们也决定着中国科学界很光明的未来。

他并没有像一般的读者和网友一样,专注于挑小说中的硬伤(在这方面他无疑是最有资格的),而是以《三体》中的科幻内容作为引子和起点,描绘了一幅现代物理学和宇宙学的宏伟图景。从牛顿力学到相对论,从量子力学到弦论,从多维空间到黑洞,从宇宙的诞生到最后的终结,甚至还从物理学的角度探讨了自由意志的命题。本书几乎涉及物理学和宇宙学前沿的所有方面,在一本篇幅不长的书中展现了如此广阔的视野,呈现出如此丰富的内容,令人赞叹。

主持人:您说这是一本比科幻小说更神奇的科学传播着作,请大刘给我们说说这句话该怎么理解?

刘慈欣:是这样的,我们不是“好基友”,但科幻和科学确实是一对“好基友”。就是说它们的感情和它们的融合已经发展了一两个世纪,当然现在在西方好像有闹别扭的趋势,就是科学和科幻有所分离,但是作为中国的科幻作家,我还是希望这对“基友”的“基情”继续下去。

《〈三体〉中的物理学》因为《三体》而写,但是它的视野远远不局限于《三体》这本小说,它只是把《三体》作为一个平台,把这个平台当作一个起点向大家全面地介绍与之相关的现代物理学、现代宇宙学这些尖端的知识。所以我认为大家不应该把这本书看作一本基于《三体》的科学说明,更准确地说应该当成是《三体》引导出来的,对真正的科学理论进行的严肃介绍,同时它又介绍得很生动。

主持人:好,如果有更多的这样的科学家和作家这种良好的融洽关系出现的话,我觉得那是我们科幻迷的福气。

刘慈欣:其实我觉得科幻小说可能是由科学催生的,它可能从科学中开发文学的故事资源。科幻不是为了普及科学,恰恰相反,它是借助科学来丰富自己的故事资源,来构造更好的故事。其实真正说到最好的故事,科学本身讲出来的故事,包括科学史、科学发现的整个历史的故事,以及科学所发现的大自然的奥秘,那种很神奇、很曲折的状态,比真正的文学故事更神奇。科学,特别是现代科学表现出来的神奇感,远比奇幻文学所表现出来的神奇感要强大得多,可惜我们一般人很难了解科学,特别是现代科学在数学上过分复杂了,尖端了,除非穷尽毕生精力,否则一般人很难去了解。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科幻表现出来的科学神奇感就像洞穴中的影子一样,都是很间接的东西,真正的震撼性的神奇感是科学本身表现出来的,但是我们如何努力把现代科学的神奇感和世界观,这种远超过我们的常识、与我们有巨大差异的世界观,展示给现代的公众和普通的读者,这确实是科幻文学和科学传播面临的巨大挑战。

主持人:说到这里,我想问一下大刘,您第一次知道自己的《三体》被一个赫赫有名的物理学家细细研读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type”:2,”value”:”

最后是福利时间,在本文留言区写下留言,留言获赞数最多(以2019年5月27日中午12:00为准)+随机抽取2名读者,赠送李淼老师亲笔签名的《三体中的物理学》一本。

主持人:在您眼里大刘是什么样的人?

主持人:您作为一名理论物理学家,《三体》这本小说最吸引您的是什么?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样一本“找茬”“碰瓷”的作品,居然受到了刘慈欣本人的喜爱,并做序推荐了这本书。用他的话说:

主持人:您觉得李老师的形象和传统的科学家的形象差别大吗?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